孩子心

清早回到農田,換了工作的長衫長褲,戴上草帽,還未開始工作,我已滿身大汗。炎炎 夏日,在田堣u作甚為辛苦,若是沒有風吹,其苦況更甚。

某天,太太興之所致,想與孩子們一起到農田郊遊,我雖再三阻撓並作出其他建議,但 她仍甚堅持,最後我們決定:讓孩子在星期五晚上早些上床,星期六一家人一早起床出 門,然後到農田去,在農田逗留約一小時,便要離開農田。

到了星期六早上,太太和孩子果然一早起床,孩子滿心歡喜,草草吃過早餐,穿了衣, 我們一家人便出發了。由我家駕車到農田,車程大約一小時,可能二兒子剛好病癒, (六月份已看了兩次醫生)坐車時有點「暈車浪」,好不容易,大家才「捱」到我的 農田。

上一趟孩子們到農田遊玩,雖已是數個月前的事,但他們仍很熟路,第一件事,當然是 到樹蔭下他們的「屋仔」玩過痛快。「屋仔」內,甚麼也沒有,但對他們而言,走進屋 內、開門、關門、開窗、關窗、走出屋外,他們已可以玩上十數分鐘。

我耙鬆了一小片土地,預備了一些向日葵種子,於是我教大兒子和二兒子種向日葵,太太 看著我們父子三人認真的種田,笑著說:「今天不只有檸檬農夫,還有兩個小檸檬農夫 啊!」

每次來到農田,孩子必定有的玩意是「澆水」,這次也不例外,對孩子來說,澆水的罐 子比較大,拿在手裡,走路時水已從罐子漏了一大部分,他們一點卻也不在意。

這次,太太看中了田裡一些粟米,於是領二兒子往田裡摘粟米,然後放在小籃裡,孩子 滿心歡喜,口裡還喃喃說這一條粟米要給哥哥,這一條粟米要給弟弟呢!

時間過得很快,已差不多到中午了,看到三個兒子脹紅的臉,我們知道是時候離開了!太太 和我一邊收拾東西,一邊跟孩子說:「準備走啦!」

收拾東西過後,我們離開農田。沿路離開的時候, 我抱著小兒子,牽著大兒子的手離開,但二兒子踩著泥地始終不肯離開,太太逗著他說: 「大家肚子餓了!我們到粉嶺吃飯去,好嗎?」二兒子堅持:「我不餓!我不去!」於是 太太一邊牽著他的小手沿著小路離開農田,一邊安撫他說:「大家已經玩了許久,而且太 陽伯伯出來,現在真的很熱了,我們下次再玩一遍,好嗎?」二兒子被太太強拉著走,甚 不情願,討價還價的回應說:「十陣!」我不明所以,回頭望著太太,太太笑說:「他下 次來不想只玩一陣,要玩十陣!」我倆二人也笑了!

對於孩子這樣喜歡到農田玩,我回憶起自己許多童年往事,孩童心思簡單,即使在農田裡 沒有玩具,小孩子玩玩沙,玩玩水,甚至看看地上的昆蟲來來往往,已感到樂趣無窮。今 天生活我雖有許多未如意的事,工作遇上許多盡力也未有成果的時候,二兒子成了我的良 師:他埋頭玩耍,那理會通頭大汗,那理會已到了午飯的時候,他興致甚濃!

我體會到:一次(失敗)未玩夠,再多十次(失敗)還要繼續玩(努力嘗試)下去!

19/06/2010